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去世 “投毒事件”事隔十年重现

  • A+
所属分类:乒乓球竞赛

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去世,“投毒事件”事隔十年重现!高毅、东方红等机构或被套其中

来源:红刊社 

游族网络大股东被高管投毒,公司12月25日公告称林奇因病医治无效逝世。

“我与你何怨何仇,你竟然会想到下毒来害我?”这一常常在影视剧被害人临终前质问害人方的画面,本周竟然在上市公司宫斗剧情中上演——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疑遭公司高管“投毒”。

12月17日,有网友在公开社交媒体上称,游族网络所在的大楼门口停了六辆警车。之后,又有网友称警车已经连续出现两天。

一时之间,有关游族网络高层内斗引发投毒事件的消息在外界越传越盛。

23日晚间,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回应传闻称,林奇先生日前因身体不适入院。此公告并没有提到中毒一事。

然而根据23日上海市警方通报,早在17日的17时,上海警方接到报警在医院就诊中发现林某(指林奇)好像中毒。这一说法显然呼应了17日游族网络所在大楼前停放数辆警车的信息。也就在游族网络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发布后的第二日(12月24日),游族网络股价大幅下跌,最终跌幅达6.11%。

投毒事件曝光游族网络内斗争隐情

《红周刊》记者印象中的上一次投毒事件发生在2011年,地点也是在上海。

当年8月,有人在新浪微博爆料,汇丰晋信基金公司的交易部负责人被其手下的女员工用透明指甲油和卸妆油每天往水中放毒。虽然后来公司解释是恶作剧,但“贵圈多事”却并不少见。

根据上海市公安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上海发布警情通报,12月17日17时许,警方接到报警称,某医院在诊疗时发现病患林某(男,39岁)疑似中毒。接报后,警方立即开展侦查。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发现林某的同事许某(男,3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相关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消息一经发布,不仅惊动了资本市场内外,也让这家被诸多机构看好的民营游戏公司瞬间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年内该公司第二次和上海警方联系到一起了。在今年3月份,公司就曾对外发布过上海警方突袭带走公司人员的声明,公告表示原因是家庭矛盾发生争执,但在报警后已经选择和解。

对于游族网络此次投毒事件,一直专注于研究游戏板块的某资管公司研究总监叶文辉指出:“游戏公司很多都是民营的公司,游族网络的问题倒不在游戏产品本身,而是公司体外一直有庞大的资金需求,导致林奇的资金流很紧张,质押率很高,市场一度担心其有爆仓的风险。这里边谈到的体外资产,游族影视是关键的一个,里边肯定有很多故事。”

那么,叶文辉所谈到的游族影视与游族网络之间又有着怎样的瓜葛呢?

游族影业的官网显示,该公司是由林奇于2014年发起成立的,专注于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的IP管理工程,并创新提出影游联动的跨界概念。公司成立后,积极布局了影视全产业链和国际市场,构建基于互联网的影视生态体系。

相关资料还显示,林奇不仅是游族影业创始人,还是著名的《三体》的英文监制,同时也是上市公司游族网络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从游族影业官网首页来看,公司的影片介绍还是几年前的《太平轮》、《三体》等等,最新的一部影片也要追寻到2018年的电影《一出好戏》。

相较影视业的发展平平,林奇这些年对游戏产业投入热情却很高,先后开发了多款游戏,但从结果来看,游戏的品质褒贬不一,大量新品游戏开发拖累了公司盈利能力。以游族网络最新三季报数据来看,公司在营收同比增长40.95%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下降了20.56%,存在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现象。

在财报中,游族网络解释称:“由于三季度在海外上线的三款游戏《少年三国志2》《Red:Pride of Eden》《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处于导入期,当季推广成本较高,因此对利润有所影响。”

其实,相比公司开发游戏提高成本的非议,股民和外界非议最多的还是林奇高频次的股份质押和减持套现。

记者查阅Wind数据发现,林奇在公司上市初期还持有公司股份超过35%,然而在这几年一路减持套现中,至今年三季度末,林奇持股下降到占总股本的23.99%。从深交所官网数据来看,自2017年至今,林奇合计减持次数约为47次,套现金额超过17亿元。

伴随着林奇一路减持的还有公司不断发布的高比例质押公告, 而面对外界的质疑,公司也曾公开解释称,减持的目的是为了降低股票质押的相关本息,降低存量质押的规模。

对于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情况,中诚信国际在一份评级报告中称,2019年以来,游族网络对外投资规模持续增加,参股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公司债务压力及杠杆水平有所上升;跨业态投资亦对公司投融资管理能力提出较大挑战,公司对外投资项目盈利能力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上海聆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何天峰在《一本书看透价值投资》中指出:“2018年的雷很多,我当时认为有四种公司不能碰,其中第二种就是质押率过高的公司。如果不能筹集到资金补仓的话,这部分被质押的股票就会被强行平仓,那股价就会跌得更凶。”

目前,外界对林奇对外质押的价格不得而知,但是从目前形成恶性循环的股价下跌趋势来看,这种平仓的担心或许并非杞人忧天。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或许并非游族影业而是三体宇宙

就在投毒事件众说纷纭疑团难解之时,某知名公号爆料,游族影业CEO投资失败,亏了上市公司20个亿,上市公司的老板逼他还债,他就下毒毒杀老板。

而另一种说法则是:嫌疑人许某动了邪念的原因,是与林奇主要因职位调整产生了不满,林奇顾及同事旧情并未立即裁员,而是先减薪让其另谋出路。由此引发许某不满,进而引发投毒一事。

那么,卷入此次事件焦点的许某究竟是何人呢?

公开资料显示,许某,1981年出生,现年39岁,硕士研究生学历,2003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2006年毕业于法国保罗塞尚大学保险法学院,2008年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安娜堡)法学院。2008年9月至2010年3月,在美国杜威路博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任职律师;2010年5月至2017年4月,担任复星集团的集团总裁助理、集团总法律顾问、集团法律事务部总经理;2017年5月起任职于游族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公开的资料显示,许某于2018年2月起担任游族的非独立董事,但是于2019年年初因个人原因辞职。

许某在出事前,其同时还是三家公司的高管,除去在警方通报中的游族影业外,其也是上海果阅文化创意和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三体宇宙持有果阅文化大约15.99%的股份)。在广受外界关注的《三体》开发上,许本人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天眼查数据显示,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许某担任了CEO,林奇为CEO&董事长,林奇持股14.25%,为实际控制人。

相关资料显示,今年9月,在许某的牵线下,《三体》与Netflix合作,联合开发制作《三体》英文系列剧集,加快IP的落地。彼时,许某作为三体宇宙CEO,出面站台。不过在游族网络官网今年9月发布的一份通稿海报中,三体宇宙出品的《三体》英文系列剧集首批核心主创名单中,无论是核心主创还是监制方,许某的名字均不在列。监制方名单中,林奇排列第一,三体宇宙副总裁赵骥龙排在第二。今年11月份,三体宇宙公司的决策人变成了林奇。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许某最后一次以三体宇宙CEO身份参加的活动可能是发生在今年的12月12日,当时他参加了上海举办的智合论坛2020,许以嘉宾的身份参加了圆桌论坛的环节。

从去年辞去游族网络的独立董事,到今年下半年被林奇逐渐在三体宇宙架空,在外人看来这至少也能体现出两人之间的积怨之深。而从相关媒体披露的情况看,许从国外购置100多份长期慢性毒药,在此次出事时已接近投完。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目前众说纷芸,但《红周刊》记者从律师方了解到,假设此事最终被上海警方审讯证实投毒系许所为,那么许将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来判刑。

年多米诺骨牌倒下

砸中私募大佬冯柳和公募明星公司东方红 

黑天鹅事件的不期而至,不仅散户躺枪,且也让相对看好游族网络的机构投资者遭受到当头一棒。从上市公司季报来看,由私募大佬冯柳所掌舵的高毅邻山一号远望基金已经连续两个季度重仓该股,而明星公募东方红更是连续三个季度有产品在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闪现。

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冯柳在资本市场上所布局的游戏股除了游族网络外,其还重仓了完美世界、三七互娱、世纪华通等公司。对照稍早冯柳对于减持世纪华通割韭菜的公开声明,似乎其在游族网络的布局和连续两季持续持有有些让人意外。

高毅稍早前对冯柳投资世纪华通行为的解释是:“冯柳在世纪华通发布公告后,注意到市场对于该个股的过度关注和不当联想所产生的极大热情不符合其投资初衷,认为该股的主要投资催化点——新游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世纪华通新游戏在7月初上线后表现不及预期,股价也开始下跌,冯柳在7月中下旬通过大宗交易和定增股份解锁后逐步卖出。冯柳的组合是下跌后接受市场价格的卖出,并不是导致价格下跌的主因。”若以这一理由看待冯柳持有游族网络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太正常,因为游族网络前三季度的利润增速是持续下滑的,特别是三季报时还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公募东方红基金在今年的三个季度都有产品进入到游族网络的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见前图)。第一季度,东方红睿轩新进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中;第二季度,睿轩进一步加仓,而在此时,东方红产业升级挤进十大流通股东行列;第三季度,睿轩继续增持,而东方红沪港深则取代了东方红产业升级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东方红睿轩是爆款基金经理刚登峰执掌的,产品目前的年化收益超过20%,而另外两只基金产品也都是东方红的明星级公募产品。

东方红在今年有三次调研了游族网络,但奇怪的是,每次调研后,游族网络股价都出现了至少25%的跌幅。从10月29日最新调研结果看,各家机构主要关心的是三体项目的进展和为何会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从上市公司当时的回答来看,他们对于公司的前景还是信心满满。但随着投毒事件的发生,这一态度或要有所折扣了。

年内有多家上市公司发生宫斗剧情

除去游族网络内斗或引发命案的离奇事件外,今年迄今涉及上市公司内斗的事件已经发生过多起,而每一起都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剧情呈现。

据相关媒体公开报道,在大连圣亚11月23日股东大会刚刚结束后,一群保安破门而入。副董事长毛崴遭到10多位保安围殴,深夜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急诊室。毛崴是大连圣亚的副董事长,也是二股东磐京基金的实控人。

12月16日,大连圣亚旗下微信公众号“鲸彩圣亚”上发布通告称,12月15日早上,意外发现总经理办公室天花板一角落有被破坏的痕迹,鉴于此前所发生事件及种种迹象,高度怀疑被人安置监听设备。现任高管自进驻后,可能一直处于被监听状态。目前已就此事报警。

与游族网络中有明星机构重仓不同,作为一家问题重重的公司,大连圣亚大概率早就被机构所抛弃。Wind资讯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基金、券商、保险持有该股的数量全部为零,而大连圣亚的股价也是从年初至今下跌了大约55%。

除了大连圣亚,年内头顶光环登陆内地股市的中芯国际也有宫斗剧情。近日,联合CEO梁孟松递交了书面的辞职报告,原因是公司邀请蒋尚义回归担任副董事长。高层内斗引发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上市公司也为此连续发公告进行解释,而上市公司股价也因此下跌了10%以上。

同样因高层打架而股民遭殃的例子还有皖通科技。公司的两大股东闹到了水火不融的地步,董事会内部逐渐形成以皖通科技现任董事长李臻为代表的西藏景源和世纪金源阵营,成都赛英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易增辉为代表的南方银谷阵营。12月18日,皖通科技发布公告,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公司起诉易增辉公司增资纠纷的议案》。对该议案,独立董事罗守生投下弃权票,并表示不赞成以诉诸法律形式解决公司内部纠纷。

从上市公司管理层内斗案例看,普通投资者或许很难了解到上市公司高管之间的私人恩怨情况,但一旦发现上市公司历年公告中出现治理结构存在明显问题,如持续增收不增利、高质押率、表外子公司股权结构混乱、实控人同时拥有多家表外子公司等,一定要提早撤离,因为每一次内斗的最终结果是上市公司股价大幅下行,套牢大量投资人。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